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回复帖子

  回复帖子
用户名:   *您没有注册?
密码:   *忘记论坛密码?    标题采用“回复:XXX....”
主题标题:  *不得超过 200 个汉字
当前心情
上一页 发帖表情 下一页
内容
高级设置: 签名: 回帖通知: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6-28 11:40:59)
--  作者:西坡
--  

个:""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6-24 20:59:46)
--  作者:西坡
--  
以下是引用月冷清秋在2019-6-24 18:26:38的发言:
“过财礼”(下聘礼),心又一下收紧,——
这乡村色彩这么丰富这么柔和、舒展、优雅,满铺着流动而又互相融和的色块,美丽这么诱人。他想,难怪陶渊明那么迷恋“采菊东下,悠然见南山” 的生活。——
荷英娘在只隔一层木板的隔壁房间,——
他想起带来嵌宝石戒指,便从衣袋里取出来,——
煮了糯米赤豆粥,煎了一种小蒜饼。——标点重复了
荷英娘告对他说,其实这都是乡村的家常吃法。——告诉
切断放在面粉一起拌成面糊在油锅里煎成的。——洗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6-24 18:26:38)
--  作者:月冷清秋
--  
“过财礼”(下聘礼),心又一下收紧,——
这乡村色彩这么丰富这么柔和、舒展、优雅,满铺着流动而又互相融和的色块,美丽这么诱人。他想,难怪陶渊明那么迷恋“采菊东下,悠然见南山” 的生活。——
荷英娘在只隔一层木板的隔壁房间,——
他想起带来嵌宝石戒指,便从衣袋里取出来,——
煮了糯米赤豆粥,煎了一种小蒜饼。——标点重复了
荷英娘告对他说,其实这都是乡村的家常吃法。——告诉
切断放在面粉一起拌成面糊在油锅里煎成的。——洗了


主题最新回顾(发布时间:2019-6-7 17:43:20)
--  作者:西坡
--  择偶6
 

      从圩塘回来后,侯爷叔眼前老是晃着荷英那胖乎乎的脸和肉嘟嘟的身影,有久渴看到了水的欣喜,却又有喝不着的难耐。他已百分之二百认定,萧家就是他的家了。

      他画布景是单独工作,没人管。第二天熬了一天,到第三天一早,实在熬不住,就瞒着小国林,独自乘汽车又去圩塘荷凤家,谎称正好剧团放一天假,没地方去,就想再来看看。

荷凤母女非常高兴。

      荷凤娘说就该常来呀,便先按乡下礼节给烧了三个白汤鸡蛋加糖让他“吃茶”,随后又准备午饭,要到街上去买荤菜了,嘱咐荷凤带着侯友书到自留地上去摘蚕豆荚,到屋后竹园挖笋。

      正是江南三月,街后田野柳绿、桃红、麦苗青青菜花黄,蝶飞蜂舞,一派迷人春光。侯友书生长在城市,没摘过豆荚,也学着摘。荷凤挖笋,他也试着挖。这时,他感受到了一种田园的乐趣,也产生了《天仙配》里夫妻相随男耕女织的感觉,好开心。

      吃饭时,荷凤妈对侯友书说:“别拘束别客气,喜欢吃的就多吃点,这就是自己家了。”

侯友书听了心一热,好不激动,随即接口:“我就真把这儿当家了。”

荷凤娘笑着说:“是该这样呀。”

      从小缺少母爱的他,头脑热度上升,冲动了:“那我就叫你当妈了。”

荷凤娘开心地说:“那最好了。”

      于是他动情了,冲动地喊:“妈——”

      “哎——”荷凤妈随即答应,脸上乐开了一朵花,然后说,再请小国林来一趟,一同商量定个日子把亲订了,到国庆节再办喜事。

      这个家里似有胶水,侯友书心已被粘住了,觉得结婚越快越好,忍不住说:“哪还用订婚,最好是到‘五一’劳动节就直接办结婚。”

      荷凤娘打了个格登:“离劳动节还只有一个多月,来不及准备呀。”

      侯友书没吃过猪肉也听过猪叫,明白“准备”就是要布置新房和办喜酒,还要“过财礼”(下聘礼),心又一下收紧,只能厚着面皮说:“妈,得老实向你坦白,我没有父母帮衬,参加工作又不久,没有什么积蓄……”

      荷凤娘又说:“这我们知道呢。”

      侯友书轻松了:“重要的是今后过日子,办喜事尽可能简些,我们城里人大都只是两个人的铺盖一合并,只办一两桌酒请一请最亲的亲属,发点喜糖,就算办了。”

      荷凤妈说:“我们乡下再简单也不能像城里人那样办呀,还是定在国庆节吧。你既然成了我家人,这事就不用你担心了,到时候,你请剧团领导和要好朋友来撑撑面子就好。”

      侯友书忧虑全消,浑身轻松了:“谢谢妈!以后我放假有家可回了。”

      荷凤憨厚地笑着说是呀。

      荷凤娘也说:“你以后放假就回家来吧。”

      这时,侯友书竟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欲望,想留下住一晚,又觉得过份性急、冒失,下午只能强迫自己回城。

      侯友书一回到宿舍,想到萧荷凤,心里就热乎乎的,产生了爱的冲动,于是找出嵌绿宝石的银戒指,还特地找了一小块红色绸缎料把它包好,准备下回去就给荷凤戴上。心想,它终于可以有归属了。

      只隔了三天,他竟又忍不住去圩塘。

      这回,他想试探能不能在那个“准家”住一晚。吃午饭时,他说:“妈,我今天就是请了假,到明天夜场演出前才上班。”其实他没请假,又是临时即兴发挥的谎话,如果可以留下住一晚,回去即使挨工宣队长的批评,他觉得也值。

      荷凤妈还当真了,说那你今天就别走了,明天吃过午饭再回去吧

      下午,荷凤娘安排他睡了个午觉,便让荷凤陪他全镇内外转转看看。到镇外,他看大片大片的碧绿的麦苗和嵌在其中大块大块金黄的油菜花,还有一方-方开紫花的紫云英,加上粉红的桃花和青青的杨柳,还有远处被绿树翠竹掩隐的村落……他是城市出生的,出娘肚皮头次真正进入乡村,又有学西画专业的眼光,觉得到处都是油画、水彩画、水粉画描绘的美景,他一会儿折柳枝,一会儿摘紫云英花,一会儿采油菜花,一会儿看蜂飞蝶舞,一会儿看小河里碧净清澈的春水里鲜嫩的水草和游鱼……这时他骤然觉得,城市是以灰色为主调的杂乱拥塞的硬块组合,硌眼硌心;这乡村色彩这么丰富这么柔和、舒展、优雅,满铺着流动而又互相融和的色块,美丽这么诱人。他想,难怪陶渊明那么迷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

      一河塘边有人在钓鱼。他看到人家钓上鱼来,也跟着兴奋,心里痒痒的,对荷凤说:“我也想学钓鱼。”

      荷凤说,屋后竹园砍根竹子就能做钓竿。

      他喜欢说风就来雨,立即要去荷凤家屋后砍做鱼竿的竹子……

他觉得农村好美好新鲜,被陶醉了。他佩服也感激小国林,既给了他关于择偶转向的高明点化,也帮他找到了这么好的家。

      母女俩本来各一个房间,只是荷凤娇惯,还一直陪娘睡,她的房间那床空着,正好让侯友书睡。晚饭后,荷凤娘特地为他铺了干净床单和被子,便回自己房间了。

      侯友书进了房间,正要脱衣上床,荷凤端着木头箍的洗脚盆进来放到床前踏板上,盛着热水,让他洗脚。他顿时想起小国林说过女人会给他倒洗脚水的话,眼前真的实现了,胸中涌起一股暖流,一下子流遍全身,然后涌起层层激浪:嗨,反正已经决定要结婚了,还有什么可顾忌的!荷凤娘在只隔一层木板壁的隔壁房间,他也不顾,如在无人之境,一把抓住荷凤的手往身边拉。荷凤竟也顺势跌坐到他旁边。在十五支光电灯下,他看到了荷凤涨红的脸,把她搂了过来,听到了她粗重的呼吸声,也感到了自己心嘭嘭猛跳,浑身燃起烈火,没说一句话,就只顾疯狂起来……

      热烈过后,他才顾上张着荷凤的耳朵轻轻说:“我爱你。”

      荷凤也轻轻嗯了一声,又问他说:“你会一直对我好吗?”

      “会,永远。”他确实很真诚,真诚得连自己也感动。他想起带来嵌宝石戒指,便从衣袋里取出来,解开了红绸包,取出给荷凤戴上。

      荷凤开心极了,又主动抱住了他……

      他经历了第一夜真正的男欢女爱,无比欢愉。

      这一带乡村就有“丈母看女婿,越看越欢喜”的说法。第二天早晨起来,准丈母娘荷凤娘还煮了加猪油加白糖的三个白汤鸡蛋,让他在吃早饭前先吃掉,显然也默许了他们的预支。他也早听说过每次同房之后,女方疼爱怜惜男人,早上总要煮三个白汤蛋让补补身子。他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与甜蜜,也因为从小失去母爱,猛地感受到母爱的回归,分外温暖。

      午餐,荷凤娘没再做菜煮米饭,煮了糯米赤豆粥,煎了一种小蒜饼。

      侯友书还没吃过糯米加赤豆熬的粥,觉得好吃;也从没吃过小蒜饼,更觉得特别香味道更好。

荷凤娘说,其实这都是乡村的家常吃法。还告诉他,小蒜是春季在麦田或油菜田里长出的,野生的,如香葱一般细瘦,比香葱长,也是挑野莱一样找着割或者连根挖回来的,洗了切断放在面粉一起拌成面糊在油锅里煎成的。

      侯友书说,不来这个家,八辈子也不知道有这样好吃的饼。

     荷凤娘说,还有小蒜,再煎些给你带回去吃……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9-6-28 11:37:46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