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散文随笔 → 有感于“俞平伯的最后时光”


  共有95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

主题:有感于“俞平伯的最后时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648 积分:83880 威望:1000 精华:133 注册:2004-8-9 16:01:54
有感于“俞平伯的最后时光”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7-28 10:43:53

  这篇文章写于2007,2012年才发到我的新浪博客,以后又将它遗忘,一直搁着,今天偶尔从网上发现,供未看过的朋友一览:

《报刊文摘》2007年4月18日选摘了一篇题为《沉疴难起  惟念”红楼”——俞平伯的最后时光》的文章,是摘自韦柰所著《我的外祖父俞平伯》一书。文章说,俞平伯九十诞辰之后不久因脑血栓再度中风左侧瘫痪,却还常常着了魔似的翻看《红楼梦》,常常有意思要向韦柰说。他语言表达困难,断续地表示:要重新评价后40回,颤抖着手写下:“胡适、俞平伯是腰斩红楼梦的,有罪。程伟元、高鹗是保全红楼梦的,有功。大是大非!”不满意自己和胡适对后40回所作的考证,不赞成全盘否定后40回;还多次说:“现在的评论,把曹雪芹和《红楼梦》捧得太高,好像没有任何缺点,其实不然。”说“细读前80回,就会发现有很多问题。”认为“铺得太大”,“有败笔”,“可能他根本写不下去了”,也许是“江郎才尽”了;他认为“高鹗很了不起”,不知有多少种续书的版本,“唯有高鹗是成功的”。

    我对曹雪芹和《红楼梦》没有研究,对俞平伯所知也是一鳞半爪。触动我的是《报刊文摘》选摘的这篇短文,是俞平伯人生最后时光对待曹雪芹和《红楼梦》的态度,而这是他的治学态度,也是他对待自己人生的态度。作为被公认为研究曹雪芹和《红楼梦》的学者,一生享有红学权威、泰斗的光环,人生的最后时光,句号却画在否定自己上,这不是一般的在某件事上的自我反省自我检讨,而是否定自己研究一生取得的被公认的巨大成果,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正是一位真正的学者良知、人格闪出的强光。

    对于俞平伯来说,研究是做学问,是求真知求真理,是以自己心灵感觉到,自己智慧苦苦求索所得的,是为对历史、社会有一份影响与推动力;而不是为名利,不是想换取什么称号、职务、荣誉、奖励,服从的只是真理,真理在他心目中是最崇高的,在它面前,他达到了忘我的境界,否定自己才没有顾虑没有包袱没有负担。

      俞平伯这种否定自己,依然是在致力于追求真理、真知的再发现,为了说出来,也许藏在心里已久经过了苦苦的挣扎。其实,这是一次真正的成果,它创造了三重价值:一是寻找到对曹雪芹和《红楼梦》评价相对正确的定位,二是自觉否定自己的勇气显示出忘我的高尚人格,三是没有将曹雪芹和《红楼梦》神化而仰望、迷信而是努力倡导科学客观地对待。这三点都是常人难以做到的。他是治学的榜样,人格的楷模。

    对于《红楼梦》和曹雪芹,俞平伯最后认为有”认为“铺得太大”,“有败笔”,“可能他根本写不下去了”,也许是“江郎才尽”了。这不论是否百分之百正确,,敢于质疑和批评“经典”,是科学的求实态度,是不迷信盲从。

      两千多年中,封建社会儒家文化对人的思想精神一直处于绝对统治地位,屡次以勅封神化孔子神化儒教,孕育出由儒生至全体国民的迷信心理和奴性思维顽劣的遗传基因,在当今依然严重地存在。如曹雪芹和《红楼梦》,成人无人不晓;然而一万个人,中能否有一个对曹雪芹对《红楼梦》有疑问有批评意见亮出豁人耳目的见地呢?如果谁要真的提出点质疑,恐怕难免招来白眼、讥笑甚至辱骂。在人们的潜意识里,曹雪芹、《红楼梦》及研究红学的权威都是神,我们怕被讥笑,思考的大门便关闭,思维的奴性便延续。许多“研究”者把《红楼梦》当乳汁吮吸不竭的奶牛,紧吊着奶头"做学问";还有许多看过《红楼梦》的,在口头或文字中把引其中人物或词句当宝石镶嵌作装点。在这种思維的大环境中,哪容质全民膜拜的经典!

几年前陕西一位历史学教授、作家胡觉照认为,诸葛亮的《出师表》宣扬“愚忠”,向教育部建言要撤出中学教材,换上同时代华歆的提倡民本思想的《止战疏》,却遭到一片骂声:你凭什么对一代名士诸葛亮的千秋美文指手画脚?是不是脑袋进水了?这种自我炒作伎俩太可耻了吧?……

      能对历史上名篇不盲从而提出质疑,是独立思考追求真理的精神。再说,他所指出的宣扬愚忠、热衷于战争而忽视产生、民生,这些难道不是《出师表》所存在的缺陷吗?不论胡觉照的观点是否百分之百正确,他这种精神本应当得到赞扬,却相反遭到谩骂,可见对诸葛亮神化而产生的盲目迷信,已经到了何种程度!可恨可怜也可哀。

      固然,毛泽东曾被推上神坛崇拜到极至,到改革开放后,已有人摆脱迷信批评他的错误及他的某些思想观点。不过,这一是因为有政治上拨乱返正的大气候强势舆论为主流,二是人们正对十年动乱深恶痛绝有逆反情绪为动力,三是与当前每个人生活命运息息相关,四是并非大家都有个人胆识而只是一窝蜂随大流,不过这些年也有人在批评曾被神化的鲁迅,也是对权威的挑战,真正冷静公正而有新见又有说服力的也极少见。所见的是那些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生的新新人类,认为鲁迅杂文写不过他们,有连现代汉语规范的成熟过程都不知的人批评鲁迅“的、得、地” 不分……然而总让人疑问的是,他们真是怀着求真知求真理的虔诚吗?是不是因为对政治家肯定过鲁迅而产生逆反心理,而以一种极端反对另一种极端?……这些并不足以证明国民思维己摆脱奴性敢于科学地挑战被神化的权威,不能真正表明摆脱迷信的觉醒。

      窃以为,俞平伯这种精神光茫,仅仅用于观照文学、观照治学、观照人格还远远不够,更应推及于新民,开启民智。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有感于“俞平伯的最后时光”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