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2)作者:吴景霞


  共有3355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2)作者:吴景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992 积分:108523 威望:1000 精华:135 注册:2004-8-9 16:01:54
[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2)作者:吴景霞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16:31:25

上海名都总部。  桐桐领着儿子直接上了五十六层。  电梯门刚开,小孩子直接跑向总经理办公室,“爸爸。”   板台后面正研究资料的韩耀抬起头,“逛这么晚。”   桐桐绕过板台走过去搂住他的脖子,“才九点,哪晚啊。给韩王子买衣服。小孩子长得太快,衣服都短了一截。”   韩耀香了下桐桐脸颊,“我会出差十天,后天走。”   “去哪?”桐桐松开胳膊,“你都好久没去过我那儿里了。儿子吵闹了几次要给你打电话。”   韩耀自动无视桐桐的后半截牢骚,“郑州。那边的收购计划有变。”   “我也想去。想去看看桐桦。”桐桐一下来了精神。  韩耀想了下,笑说,“我后天走。你等几天再过去。前几天会忙没工夫陪你。”   桐桐点点头,“把桐桦调回来吧。老待在外地也不是个事儿。”   “我考虑一下。”韩耀摸摸儿子的头,“对了,以后不要再来这边。”   “这时间,除了你还会有谁在公司。”桐桐沉下脸,“韩耀,早知你的承诺根本兑现不了,我就不会生他。”   韩耀看一眼儿子后责怪桐桐,“别当着儿子说这些。”   桐桐盯着韩耀,“儿子需要的不是只能每周通几次电话的爸爸。”   韩耀重重叹口气。    吃完午饭桐桦执意带朱晓晓出去转转。  五天没出门,刚走出楼梯口朱晓晓就被大太阳晃花了眼。她觉得头重脚轻。走路都有些飘。  见状,桐桦古怪的笑了。  朱晓晓瞄他一眼,嘀咕一句,“笑什么呢?”   桐桦笑意从眼睛里延伸到嘴角,“没笑什么。”   朱晓晓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扮,形象很光辉。没什么不妥。她又白桐桦一眼,决定不再乱猜,管他呢?反正是和他在一起,如果有哪里不妥,丢人也不是她一人。  市里没什么可转的,两人决定出市遛遛。  还没出市,朱晓晓就接了个意思不到的电话。  “晓晓。”   “杨亚樨。”朱晓晓有些诧异,自从商场一别后这人就销声匿迹。今天不晓得为何会突然打电话来。  “最近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见一面。”杨亚樨音调平平。  “呃。电话里不好说吗?”朱晓晓忽然想起两人之间有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这直接导致她的声音异于平常。  “这样吧。今天周三,周五晚上七点中原路裕达国贸广场见。”   桐桦仍专心开着车,表情动作都没什么变化。但是,朱晓晓仍是有些心虚,“好啊好啊。”然后直接挂断。  “谁啊?”桐桦盯着前面淡淡地问。、  “一个朋友。”   “哦。”这孩子撒谎,桐桦心里说。  “去黄河边吧?!”朱晓晓有意岔开话题,“有水的地方总会凉爽一点的。”   “好。”桐桦脸上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  这家伙不高兴。朱晓晓能感受得到。她眼珠一转,把左手放在桐桦右腿上,食指中指交替着点敲,从膝盖处往慢慢向上移动。  桐桦开始不动,当朱晓晓移动大腿处时才一把打掉她的手,笑骂说,“小妖精。我正开车呢,别乱动。”   “奇怪了。老婆摸摸老公的腿就成妖精了。自己自制力不强还埋怨上别人了。”朱晓晓笑得很欠揍。  “以后接男人电话要向我报备。”桐桦笑着提要求。  “为什么……。”朱晓晓没有说完,因为她的手机又响了。  两个人四双眼同时盯上屏幕。  还好,是苏菲菲。朱晓晓明显松口气,还以为又是杨亚樨呢。    “猪。你在哪?”苏菲菲鼻音很重,好像痛哭过的样子。  “你怎么了?”朱晓晓印象中,苏菲菲每天都是高高兴兴的样子,今天怎么了?她有点担心,“在家吗?”   “在。我和我老公吵架了。”苏菲菲呜咽着说。  “什么?”朱晓晓大吃一惊。结婚才满一个月就吵架了,什么跟什么嘛。估计情况还不容乐观,否则极要面子的苏菲菲不会给外人打电话。  “我现在马上过去。”朱晓晓挂断电话直接要求桐桦调头,“快,去陇海路景苑小区。”   “出什么事了?”桐桦加足马力向市内驶去。  “苏菲菲家庭战争。”朱晓晓一直想要不要给景雯雯打个电话,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景雯雯本就反对她们两人毕业就结婚,让她劝苏菲菲铁定劝砸,劝不好,苏菲菲与景雯雯之间还要发生战争呢。  “小夫妻吵吵架,床头吵床尾合,没必要大惊小怪的。”桐桦笑了,他以为出了多大事呢。  “不行。我得去一趟。”朱晓晓很坚持。     Chapter 3     苏菲菲望着满地碎片,心也跟着碎了。  这就是她期望的婚姻吗?这就是她不顾一切要嫁的人吗?突然之间,她觉得她自己很幼稚,她怎么会结这种婚,怎么会嫁这种男人?  这时候,父母家她不能去。她也没脸去。  其实,苏菲菲夫妻俩吵架的原因很简单。  眼看手里的银子一天一天减少。苏菲菲催促老公李涛找工作。可现今这社会,大学本科满街走,研究生硕士生还在到处打短工。况且,这满街走的本科生里工作经验丰富的大有人在,用人单位哪会看上李涛这种刚毕业的‘满街走’。整整一周,李涛没找到一份工作。他看上工作了人家不请他,人家愿意请他他又看不上工作。这样,不仅没找到工作,还搭上不少打车费。  苏菲菲发飙了。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不说穿衣,再等两天我饭都吃不上了。”苏菲菲是真恼了,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这个李涛没找到工作不说,光打车就花了二百多。二百元能干什么,用处大了去了。省点点花够十天生活费呢?!  李涛刚开始还觉得理亏,“苏苏,别吼了。我明天再去找。我坐公交绝不再打车了。”   “明天还找不着呢?”   “后天找。”   “后天找不到呢?”   “大后天。”   这是态度问题,苏菲菲咆哮起来,“既然高不成,你就先找个工作低就吧。面子事小,饿死事大。别忘了,你已经结婚了,是大男人了。”   连日奔波本就着急上火,李涛也尚处血气方刚的年龄,也恼火了,“现在哪还有大男人小女人,女人不一直都是半边天吗?这家单靠我一人肯定是不行,明天你也去找工作。”   “我不是说过了,过了暑假再去找。”苏菲菲确实早就明言过。  “毕业生哪还有暑假可言。不找是吧,先饿着。”李涛说完摔门走了。  “你……,你给我回来。”苏菲菲对着楼梯怒吼,但哪里还有李涛的影子。  哭了一夜,上午十点多迷迷糊糊睡一会儿,醒了发现李涛还没有回来。苏菲菲又开始伤心了。于是,她打电话给朱晓晓。    桐桦把车停在楼下,“晓晓。我就不上去了,你们女孩子家家的,我一大男人去不合适。”   朱晓晓边拉开车门边说,“呃。你先回家吧。”   桐桦点点头,“完事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朱晓晓点点头后向楼梯间冲去。    看着苏菲菲的核桃眼,朱晓晓有点愣。苏菲菲极臭美,展现人前的总是娇柔美丽,可是今天却是这般模样。  爱情滋润下的朱晓晓周身洋溢着幸福的温暖。看得苏菲菲胸口一酸,同样都是毕婚一族,这差距竟这样的大。  朱晓晓踮着脚尖绕过满地碎瓷片。坐在苏菲菲的婚床上。  小家虽小,但很温馨。可见女主人当时是怀着梦想布置的。  “猪。我想离婚。”苏菲菲抱着朱晓晓哭起来。  婚姻哪能这样儿戏,可苏菲菲在气头上,不能这么劝。朱晓晓抽出几张面巾纸,“苏苏,即便想离婚也得漂漂亮亮的呀。你瞧瞧你的邋遢像。眼睛肿得像桃子,鼻子红得像小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我要是李涛,不等你提就得主动提出来离婚。”   “猪头,让你来是安慰我的,不是让你损我的。”苏菲菲在朱晓晓肩头使劲擦了把鼻涕和眼泪。  “这是事实嘛?!我哪有损你。告诉一件有趣的事,我妈每次和我爸吵架就会拎着银子直奔商场,喜欢什么买什么,什么好吃吃什么。直花到我爸求饶为止。”   这确实是事实,朱母却是这么做的。不过,朱晓晓不知道的是,不止朱父心疼那大把大把花出去的银子,朱母内心同样心疼的无与伦比。只不过是她不告诉别人就是了。  苏菲菲两颊痉挛了下,“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吵架吗?”   朱晓晓心道,坏了。难不成是为了银子?!如果是这样刚才那席话不止是说错了,那简直是往伤口上撒盐。  苏菲菲盯着朱晓晓,“我们就剩三百多元了。”   朱晓晓一下呆住。这是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因为不管去哪里,只要是花银子的地方不是桐桦直接付,就是她直接翻桐桦的钱包。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桐桦也觉得理所当然。  可是,这竟是苏菲菲与李涛吵架的原因。  “李涛呢?”朱晓晓轻声问。这是单靠劝解决不了的问题。  “昨晚上出去就没有回来。”苏菲菲眼圈又红了。  “你想过工作吗?我找……。”朱晓晓犹豫了下,还是把后半截给咽了下去,还是回家和桐华商量一下吧。  “不是想。是必须,是马上。指望李涛我不用活了。”苏菲菲恨恨地揪出几张纸胡乱地擦着脸,“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这才像我的苏苏嘛。干吗自己哭啊。”朱晓晓笑着挠了下苏菲菲的一头乱发,“我看你还是给李涛打个电话。”   “不打。”苏菲菲气还没有消,“晚上陪我吃饭吧。”   “晚上我请你吃西餐。”朱晓晓记得包包里还有几百块。  “猪头,我这样能出去见人吗?!”   “也是。”朱晓晓指着满地狼藉,“苏苏,你那厨房还能进吗?先收拾一下吧?!”   “等他回来收拾。”苏菲菲掀起薄被把自己摔在床上,“瞌睡。猪,小区外马路对面有家盖烧饭做得不错,给我买一份,不,要两份。”说完,竟蒙被就睡。  这什么跟什么啊。这苏菲菲,跟自己老公吵架却来奴役她。朱晓晓心里哀嚎着下楼买饭去了。    桐桦在家准备烛光晚餐。  都半个月了,小虾米居然不知道高潮是什么。桐桦巨受打击。就在今晚,今晚一定要小虾米知道。  音乐、高烛、红酒……,桐桦准备得很细致。  先搞搞气氛,再做做牛排,等小虾米回来……。大灰狼和小白兔的故事就要拉开帷幕了。想到这儿,桐桦笑了。    银月高悬,朱晓晓踩着自己的影子慢慢往回走。她没有给桐桦打电话,她想自己静静的走会儿。苏菲菲的事对她有点触动。  她决定给老妈打个电话问问工作的事。  还好一次便打通,“妈妈,你是不是替我找工作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桦桦让你上班了?”   “桐桦没说让我上班。我自己要问的。以前我听你说过什么中粮集团的,想问一下。”   “你如果有上班的打算还是跟桦桦商量一下。”朱母曾听起桐桦说过他在郑州任期不长,如果以后必须回上海,朱晓晓便没有去中粮集团的必要了。听说这单位是事业编制,费劲进去了没隔两年又要走。瞎折腾。  “哦。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丫头,你不在家?没和桦桦一起吗?”   “呃。我去苏菲菲家了。和你们说完就给桐桦打电话,让他来接我。”朱晓晓心情不是很舒畅。  “那我挂了。赶快打电话吧。”   朱晓晓握着手机慢慢往前走。她决定明天和苏菲菲一起找工作。    桐桦看看表,然后打给朱晓晓。  朱晓晓没接,直接摁断了。  桐桦拉开门,就见朱晓晓恰好走出电梯。  小虾米兴致不高。这是桐桦的感觉。他搂着小虾米的肩膀进房关门。然后直接关了房中大灯。  朱晓晓看着灰暗中的两簇烛光,心中郁闷一下消失。她转身搂着桐桦的脖子吊在他的身上,嘴凑到他耳边,“谢谢老公。”   桐桦一愣,“干吗要谢。”   “不干吗。就是想说那句话。”朱晓晓异常温柔。  桐桦不接话静默一会儿后笑搂着朱晓晓,“我亲手做的牛排。尝尝。”   桌上的牛排飘着诱人的香味,朱晓晓先舔了下嘴唇,然后敷衍地香了下桐桦的脸颊,“我去洗手。”   桐桦含笑摇头,这孩子对好吃的没什么抵抗力。  朱晓晓吃得很投入,以至于完全无视了桐桦眼中的柔情蜜意。  桐桦却毫无办法,小虾米心中肯定有事,他只得放下刀叉,问本不想问的事,“苏菲菲和她老公和好了?!”   “米。”   “为什么会吵架?”   “银子啊。”朱晓晓嘴一瘪。  桐桦一愣,“因为钱?!”   “她和李涛都没有工作。现在家里只剩三百块。对了,你们商场招人不招?”   “前阵子听谢……办公室的提过,好像招了保安。不过,保安都是保全公司的。这事她老公应该积极一点,毕竟是男人嘛。”   朱晓晓耳尖地听见了那个‘谢’字,“是谢紫嫣吧?!办公室的,哼哼。”   桐桦走过来拉起朱晓晓,两人坐到沙发上,“是。是谢紫嫣。好了吧。”   “保安李涛铁定不会干。想个办法呗,苏菲菲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朱晓晓的小手在桐桦胸着不安分地画着圈圈。  “这事明天给你回复。”桐桦含着丝笑盯着朱晓晓。  这种目光朱晓晓太清楚下面要干什么了。她脸有些烫,“我还不想睡呢。”   “那我们做睡之前该做的事。”桐桦吻了下去。这个吻很长,朱晓晓能感受到桐桦的嘴唇一点一点的往下走,连锁反应她身上从上到下一阵酥麻,这是新体验,和以前急风暴雨式不同。  此时的朱晓晓就是浩瀚际海中的一叶小舟,完全不能控制航向只能随波逐流。波浪时而舒缓时而汹涌,还有那么两三秒静止不动。就这样反复反复,忽然朱晓晓觉得一种麻到骨髓的酥痒从小腹爆出直冲大脑,然后是四肢百胲。这种感觉让她控制不住自己一口咬在桐桦的肩膀上。  两个人同时低吼一声。    “知道苏菲菲的意思了吗?!”桐桦低头看着臂弯里的朱晓晓。  “呃。”朱晓晓有些羞涩。  “这类话题以后只介于我们俩之间。以后你同学再问笑笑就成了。”桐桦笑说。  “死苏菲菲,怎么连这个都问。”   桐桦笑得很得意,“也许想交流一下是什么感觉吧?!”   “难道她还没有过?!”这种事说到别人总会自然得多。听到桐桦的话,朱晓晓羞涩顿去,饶有兴趣地抬头看着桐桦。  “他们结婚之前一直同居吗?!”   “不知道。”   “那就不好说了。”   “跟这有关吗?”   “有关。”   “为什么?”朱晓晓确实很好奇。  桐桦笑笑,没有接话。他示意朱晓晓躺下去,然后自己也躺下去。两人躺好后朱晓晓抬起头,桐桦配合地伸出胳膊。  两人脸对着脸。朱晓晓锲而不舍还在问,“说说嘛。”   桐桦尴尬地笑了,“女人的感觉是男人给的。男的如果控制不好先……,女人怎么可能有感觉。”   这和专业工作一样,熟能生巧?!时日久了,自然就能控制好了吗?!  朱晓晓也有些不好意思,“很难控制吗?”   桐桦把朱晓晓紧紧揽在怀里没有接话。  “她们之前有同居过吗?没发觉啊。”朱晓晓还在嘀咕。忽然,她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她推开桐桦坐了起来,“你的意思就是夫妻生活时间长了,男人会容易控制些。那你怎么能……,我怎么会……?”   桐桦哭笑不得。这孩子思维太跳了吧。别家夫妻的事怎么突然就变成他的事了。  “唷。小丫头,往哪想呢?!”桐桦把朱晓晓重新拉到怀里。  “你是不是跟谢紫嫣……。”朱晓晓跟吃了个苍蝇一般。  “没有。”桐桦和谢紫嫣确实没有。  桐桦的第一次是跟他以前的初恋女友,但是,这事他不会对朱晓晓说明。这种事不能坦白。据闻,这种事坦白的结果无外乎两种,一种是对方没完没了折腾,婚姻期间曾做过错事的‘肇事者’永远不可能翻身。另一种是战争激烈结果惨烈战后以离婚告终。这两种情况桐桦都不希望,所以他选择拒不松口。  “那我们结婚不到一个月,你怎能……?”话没有说完,但朱晓晓言外之意桐桦很明白。  “我年龄比较大,控制力自然比小年轻强了。”这种事解释起来相当费力,桐桦只能这么说。  “是这样吗?”朱晓晓将信将疑。  “当然了。不然怎样啊?!”桐桦的脸直接贴上朱晓晓的,他觉得睡之前还是再做做运动的好,不然这丫头精神太充沛。    小小的插曲很快被朱晓晓抛诸脑后。因为那天过后朱晓晓很忙,她忙着和苏菲菲找工作,她们没有想到找一份合适的工作会那么难。有的用人单位办公室的一般文案文员都要有两年以上的工作经验,大学本科学历只是进门槛的最基本一项。  一天转下来,苏菲菲已完全绝望,“猪,我完了。我的人生完了。我的人生被这场婚姻搞得面目全非。”   朱晓晓心情也有些低落,“才第一天而已。面包会有的,奶酪也会有的。只要我们坚持不懈。”   “猪,请我吃碗面。我饿了。”苏菲菲垂头丧气走进路边的一家小面馆。  朱晓晓挑挑面条又放下筷子,她想起了桐桦做的小牛排,本来就不怎么饿的她更是没有食欲。  一向极要面子的苏菲菲完全顾不上吃相了。看朱晓晓没有吃,她把两只碗调换了下,把朱晓晓的那份也吃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才开口,“猪,我现在后悔死了。”   “呃?”朱晓晓没明白过来。  “如果没结婚即便现在没有工作,总还不至于饿肚子,总有老爸老妈依靠着。工作嘛也可以慢慢找,找到合适的再上班。可现在,摆在眼前的是必须、是马上工作。”苏菲菲自包包里拿出面巾纸仔细擦擦嘴边。  “李涛昨晚回家了吗?”   “回了。”   “你们……。”朱晓晓问得小心翼翼。  “没有和好。我气消之前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苏菲菲推开椅子向外走,摆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朱晓晓很欠揍的接了句,“那你什么时候气消啊。”   “你……,死猪头。”     在回去的路上她们分别接到自己老公的电话。  朱晓晓那边比较温柔,“哦。马上就回家。……,不用接……,现在,现在我们俩在金水路呢。……,哦,晓得类,前面正好有个冷饮店,……,嗯,就是那个店……,嗯,好,……,待会见……。”   而苏菲菲那边比较激烈,“在哪?!要你管。……,担心我,你省省吧……,不用,你脑子有问题的吧,接我?怎么接啊……,不用你管……,我吃过了,你?!你爱吃什么吃什么。……,不必了,等我干吗?……。”   苏菲菲气呼呼的挂断电话。  朱晓晓指指前面的冷饮店,“我累了。去那边歇会。”   “猪。我找到工作前都你买单啊。我没有银子的。”   “好啊。等你找到工作后要加倍偿还的啊。”朱晓晓说着调皮话,试图让苏菲菲心情高兴些。  “锱铢必较,小气鬼。我苏菲菲交友不慎。”   “你八戒啊,倒打一耙。”     桐桦驾车去接朱晓晓。  N年的独身生活他早已习惯了一个人采购、吃饭、上网、睡觉……,总之,他一个人打理自己的生活。现在,他发觉,回到家中的他第一件事就是找小妻子,他希望和她一起去打理他们共同的生活。他希望和她一起做饭,一起吃饭,一起看电视或是浏览新闻,他希望他的生活中永远有她的参与。以往他会把大部分的时间花在工作上,用所得来体现自己的价值。现在,他对这种所得期望值并不高,他希望工作之外的时间全部用在小妻子身上,用在他们的小家庭上。他希望他中有她,她中也有他。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8-11 16:32:20编辑过]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2)作者:吴景霞








签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