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涛声文学论坛文学天地小说园地 → [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0)作者:吴景霞


  共有333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

主题:[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0)作者:吴景霞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坡
  1楼 个性首页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勋章:
社区建设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重大贡献!终身成就奖
谢谢您为社区发展做出的不可磨灭的贡献!创作大师奖
您的文章总会让人赏心悦目,继续努力哦!无限贡献奖
为无限工作室做出巨大贡献的奖章!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6992 积分:108523 威望:1000 精华:135 注册:2004-8-9 16:01:54
[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0)作者:吴景霞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1 16:25:01

朱父没有说错。  郊游路上朱晓晓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果真被老妈给卖了。  桐桦居然被老妈划入家人行列。  朱晓晓再次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老妈老爸。  还是老样子。朱父歪靠着闭目养神,朱母居然也有样学样,头靠在朱父肩头装睡。  朱晓晓彻底没辙。老妈老爸说不得,身边的这位还是说得的吧。  朱晓晓扭过头盯着驾车的桐桦,“你肯定不是活雷锋。”   桐桦好笑地看她一眼,他知道她不需要他说是或是不是。  果不其然,朱晓晓再瞟一眼后座的父母,“你肯定也不是看上我妈了。”   桐桦直接把刚喝下的水喷向方向盘。  这孩子想像力可真丰富啊。    朱晓晓话音刚落,朱父一个哆嗦把朱母的头从肩膀上晃了下来。  这丫头的思维怎么还这样跳跃啊。  朱母先瞪一眼朱父,然后赏朱晓晓一记爆粟,“丫头,胡说什么呢。”   朱晓晓嘴里‘咝咝’地呼痛,“妈,这是人脑袋。”   朱母继续往朱父肩头上靠,“妈妈当然知道那是人脑袋了。”   一路上朱晓晓再不敢多说话。其实,她不知道让她抓狂的事还在后面等着呢。    车直接开进了万亩葵园。  朱晓晓瞬间忘了路上的小插曲。  “我们早想来这里玩了,可是老妈太抠,不给我银子。”朱晓晓笑靥如花,她的双眼已被两边黄澄澄的葵花粘住了。  “你们是谁啊?”桐桦笑问。  朱晓晓心情是格外的好,“呃。苏菲菲她们俩。”   桐桦也感染了她的快乐,“以后有机会带她们一起来。”   “好啊好啊。”朱晓晓说过后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你请?为什么啊?”     桐桦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为什么,当然是为了她呀。  成功得到朱母的好感,得到一起外出游玩之机,他觉得不能轻易破坏这个气氛。况且,这孩子思维很跳跃,一不小心嘴里就会蹦出一个‘新鲜词’。他不怕什么,小孩子家家的,主要怕后座的两位接受不了。  毕竟,朱父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不过他不着急,朱晓晓还没有毕业,他有的是时间。  想到这,他突然笑了,心想,这人啊真奇怪,小年轻时喜欢成熟的,现在近三十了又喜欢纯真的了。一个月前谢紫嫣来后,他一直细细思量,到底喜欢朱晓晓什么?后来,他知道了,他喜欢的就是朱晓晓整个人,喜欢她的臭美,喜欢她说话时贫的样子,总之,在他眼里,朱晓晓是个非常好改造的孩子,而他自己,乐意被这孩子改造。  见他忽然笑了,朱晓晓气哼哼地转过脸继续欣赏风景。  桐桦心底突然有个冲动,想伸手拨拉一下朱晓晓的脑袋。但他异常清楚,那只会招来此女的怒视。另外,在后座的两准泰山心里的形象也是蛮紧要的。于是,他含笑解释,“我在这里也没什么朋友,多个朋友可以消磨消磨时间。”   朱晓晓一腔气怒消失于无形,也是啊。人在异乡是挺孤单的。不说其他的,就说自己的学校,每逢周末草坪上总会有人弄个同乡会什么的。  “呃。也是。”朱晓晓突然觉得没有必要对他呲牙裂嘴的。她在心里说,也许人家只是把老妈当成上海老乡了吧。  桐桦笑意扩大,瞧瞧,这就是这孩子的优点。很能体谅人,不过,这种‘体谅’他只希望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朱晓晓的柔顺只捱了五分钟。  因为她没有料到郊游是这么安排的。  “妈,我是你女儿。这不是万恶的旧社会,社会主义新中国没有父母卖子女的。”朱晓晓站在三岔路中间冲朱母嚷。  什么跟什么呀。三天啊,要在这里住三天。老妈居然要的是两个套,况且两个小套中间隔近百米呢。  桐桦也觉得有点意外。朱母竟这样安排。  朱母要求和朱父在一起,晚上六点前朱晓晓不能过去。这直接导致了朱晓晓发飙。  三岔路口通向三条路,除一条在朱母那方向外,另两条分别通往马场和垂钓中心。朱母不想费时费力,直接挎着朱父的胳膊朝其中的一小套走去,边走边交待桐桦,“桦桦,臭丫头交给你了。”   你听听你听听,像话吗?朱晓晓心中愤怒,自家女儿是臭丫头,别人家的儿子叫得多亲热,‘桦桦’,都快三十了,还桦桦。  桐桦却含笑应着,“好的伯母,午饭时联系你们。”    “我们自由活动,还是各吃各的吧。”朱母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桐桦理解了,朱母这是给他创造机会呢。他一直担忧,担心朱家不会让女儿这么早恋爱。  “老妈,你想和老爸二人世界我可以自动消失啊。你别这样啊。”朱晓晓是没有明白老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二十岁的她虽然已完全成人,可还没有完全溶入成人的世界。  附近散步的人听到朱晓晓叫嚣,已开始往这边看。  桐桦提醒爱臭美的朱晓晓,“形象,形象。”   “安全都谈不上了,哪还顾得上形象啊。”朱晓晓开始口不择言,被父母拒之门外这是第一次,她一时之间有点懵。  桐桦一下子没话了。  朱母拉着朱父走得极快。  朱父心有不忍,他回头同情地看一眼女儿,意思是自求多福吧别嚷了。    朱晓晓鼻头有点酸酸的。  桐桦走到朱晓晓身边,安慰她,“难过了?!”   朱晓晓把一腔怒气全撒在桐桦身上,“你为什么老给我妈打电话,还有,今天我们家郊游,你跟来干什么?!”   “你想想,你父母这个年龄哪有时间单独待在一起啊。他们为了生活为了孩子不停的奔波。你即将大学毕业,应该尝试去独立,应该慢慢少依附他们,让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桐桦说得很客观,这孩子很会为别人着想,她会听进去的。  果不其然,朱晓晓的情绪慢慢平复,“可是,毕竟我们还不太熟嘛?!”   “我是大灰狼吗?”桐桦哈哈笑了。  朱晓晓同学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头,“貌似不太像。”   “接触久了自然就会熟悉了吗。”   “也是。等会我们先去骑马怎么样?”   “好啊。”桐桦笑意无意放大。这孩子果真值得改造。其实,他一直都忽略了一个问题,他心中的‘这孩子’已是花龄少女,改造过程还是很不简单滴。    这是这么个慢慢渗透法,桐桦慢慢溶入了朱晓晓家。不但朱母喜欢,就连朱父就时常问,“这几天都没见桦桦这孩子。”   这时候,朱晓晓都会自觉地解释,“他回上海了”或是“他正忙什么什么”。    直到有一天,朱母随口说了句,“齐了,可以开饭了。”   朱晓晓把筷子‘啪’一声放在桌上抗议,“齐什么啊。桐桦还没有到,着什么急啊。”   朱父朱母对视一眼后两人面面相觑。     Chapter 2   可朱晓晓还是后悔了,自从领完结婚证回到小公寓,看见桐桦当着她的面自顾自换家居服时她就后悔了。  这是她没有料到的问题。  她这才意识到婚姻不仅仅是谈情说爱,还有许多实质性的问题。    自进门到晚上吃完晚饭,朱晓晓一直思索着这个实质性的问题。  结婚了,除了有权力还是有义务的。  她要尽妻子的义务。其实,她最在意的是这个义务里还包括着‘爱爱’呢。  怎么办?  说‘大姨妈’来了?可是,要睡一张床上啊。撒谎很容易穿帮的。要不两眼一闭不管了,随他怎么折腾吧?貌似只有第一次很痛,以后还很……。她觉得脸有些烫。  可是……,可是什么呢?心底就是有点害怕,具体害怕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已在马桶盖上坐半小时的朱晓晓很着急。  随着‘啪啪’两声,桐桦的声音传了进来,“晓晓,还没好吗?”   正胡思乱想的朱晓晓一惊,握的汗津津的手机从手中滑落,“就好了就好了。”     桐桦附耳听了下,听音像是手机掉了,洗澡拿着手机干什么?  不就是八岁吗,有的夫妻差二十岁跟隔着辈没什么区别,也没见什么不‘河蟹’的呀。可他怎么想不透这孩子的想法呢。  “晓晓。你快点,我要用厕所。”桐桦捂着肚子苦笑,估计等会得吃一粒泻立停。  其实他并指望现在的小妻子有过人厨艺,毕竟刚出校门就成了家。可是,也不能糖盐不分啊。  晚上极简单的饭却吃得极其不简单。  小米粥,凉拌苦瓜,蒜泥茄子。  夏季里的爽口菜,这是朱晓晓强烈要求下厨露一手的成果,端上来时初看色泽桐桦很高兴。原来小妻子优点还很多,现在的孩子哪会做饭啊。  可吃一口后,桐桦傻眼了。  小米粥虽没煮到火候,但尚能凑合。可是两个凉菜可就不敢恭维了,甜得喉咙受不了。敢情把调料盒里的糖全用上了。  小妻子并不动筷,只是期待地问他,“怎么样,好吃吧?!这两个是我的拿手菜。”   “你不吃。”桐桦忍着烫喝下一大口汤。  “午饭吃太多。晚上就不吃了。夏天太胖就不好了。”小妻子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腰身后又能追问了句,“不好吃吗?”   “呃。可以吧。”桐桦说得很勉强。  小妻子脸一下开了花,把两个菜直接从桌子中央推到桐桦面前,“好吃多吃些。”   桐桦彻底无语。小妻子还真不会察颜观色呀。  还好吃了几口后岳母一个电话救了她。母女俩不知说些什么,小妻子火烧屁股似的跑进卧室还关上了门,他趁机把菜倒了。  可也就是接过电话后小妻子把自己锁进了卫生间。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马上就好啊。”朱晓晓赶忙拾起电话。然后猛地拉开门,头也不抬从桐桦身侧挤过就冲进了书房。    桐桦转身盯着书房门,这孩子像是还没洗澡。不过他已没时间考虑这些,肚子里翻江倒海,他顶不住了。  坐在马桶上盯着干浴盆,他有点明白了,这孩子躲他呢。不过,拿着手机,是躲他呢?还是躲着他打电话呢?  想到后者,他心里酸酸的。    冲进书房的朱晓晓给苏菲菲打了个电话。  “苏苏,你干吗呢?”朱晓晓同学力求声音像平时一样。  “和我老公烛光晚餐。” 苏菲菲同学很劲爆,把婚礼定在毕业后的第一天。算来,比朱晓晓和桐桦早了二十七天。  “烛光晚餐后呢?”朱晓晓同学锲而不舍。  “死猪头,干吗影响我们二人世界啊。今天不是你领证吗?领完证就是夫妻了,你们家桦桦呢?” 苏菲菲发飙了。要不然在老公面前她不会说粗口的。  “问你话呢?”朱晓晓同学今晚的脾气相当好。  “做夫妻间该做的事。” 苏菲菲摞下一句后直接挂断电话。  朱晓晓直接回拔了过去,“那个,夫妻间该做的事,那个……。”朱晓晓同学不知道怎么样开口表达自己的意思。  听她吞吞吐吐,电话那头的苏菲菲明白了,“朱晓晓同学,想问什么直接问吧。我现在在阳台,就我一人。”   “第一次……会……很痛吗?”朱晓晓不确定她的声音苏菲菲能听得到。  “你小说看多了吧。不痛,一点都不痛。” 苏菲菲似乎是隐着笑,但朱晓晓同学注意力不在那,显然没有意识到。  朱晓晓松了口气,问了一个极白痴的问题,“那我……要……动吗?”   电话里,苏菲菲绷不住放声大笑。  朱晓晓觉得血一下涌到头顶。这脸丢大发了,不该打电话的,这事铁定被苏菲菲笑话一辈子。    书房外的桐桦笑了。  原来这孩子害怕这个啊。  现在的孩子挺开放的啊。为什么家里的这孩子这么不开窍。他隐约猜到了朱母打电话来是为的什么。看来朱家在这方面教育上有严重缺失。不过,也幸亏有缺失,他才找到了宝。他没有处女情结,可是,男人自尊心作怪,他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不盼望自己的另一半完全彻底属于自己。  他并不是有意来听壁角的。他只是不放心想来看看,结果刚到书房门口就听到朱晓晓和苏菲菲的对话。  他踮着脚尖悄悄回卧室了。虽说春宵苦短,但还是慢慢来吧,吓着她可就不好了。  所以,一直网上溜达到凌晨的朱晓晓回到卧室后笑了,桐桦睡得可真香啊。  可是,她的笑仅维持到坐到床边。  自记事起朱晓晓一直一个人单独一个房间。因家距学校近,即使是大学期间也没有住校。现在呢?生活中突然多了一个男人,况且还要和这个男人同眠共枕,朱晓晓又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她在床边坐了半个小时,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拉开被角小心翼翼躺在床的一侧。  房间里开着空调,睡到后半夜朱晓晓被冻醒了。依稀记得睡之前曾见遥控在桐桦那边的床头柜上,睡意朦胧的朱晓晓伸手便去拿。伸手摸了几下,没有摸到床头柜。她便探起上身继续找。    殊不知,她这无意识的动作触动了桐桦一直绷着的那根弦儿。  弦儿拉得太紧,绷得他无法入睡。  小妻子进门、坐在床边、睡到一角,……,她的每一个动作他都了然于胸。可是,他知道他必须装作不知道。他不想在小妻子心中留下大灰狼的印象。  谁知小妻子竟……。  感受到朱晓晓的小小蓓蕾在他胸前蹭来蹭去,桐桦全身一下僵硬。  受不了了。桐桦在心中大喊,不忍了,大灰狼就大灰狼吧,反正都是夫妻了。  他一下抱住紧贴着自己胸膛的柔软身躯,并准确无比吻到他想吻的地方。    朱晓晓惊叫的声音被桐桦吻进了喉咙里。  她不知道桐桦竟没有睡着。  她挣扎了两下后突然意识到他们俩人已经是夫妻了。似乎该做夫妻间该做的事。  于是,她静下来,但却不知该干什么。以至于两条胳膊呈‘一’字形平放着。  桐桦的吻很热烈,朱晓晓觉得有种异样的电流划过身体,以前她从没有这样的体会,她已经不能思考,她不知道她的舌尖也有了反应,双手也攀上了桐桦腰际。    朱晓晓的反应刺激了桐桦。  他迅速办了件作为丈夫该办的事。让小妻子完完全全成为他的人。  不过,他没有忘记那是小妻子的第一次。他努力克制自己力求动作轻柔些再轻柔些。  一切归于平静后,小妻子小猫一样蜷在他的怀里。  桐桦突然就明白了,有时候有些事是不需要有计划的,是该做时就要做的。比如说夫妻间那点事就是。  动作量蛮大的,两人大汗淋漓。结果,两人早上起来后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事实:两人鼻塞咽喉疼。  两人都感冒了。

支持(0中立(0反对(0单帖管理 | 引用 | 回复 回到顶部

返回版面帖子列表

[代发]毕婚族的杯洗具 (10)作者:吴景霞








签名